手机智能健康管理应用程序需加强全面检测

时间:2016-04-23 11:55 来源:薄荷健康网 责任编辑:歪歪

智能手机健康管理应用程序亟须全面检测

图片来源:Oliver Munday

像其他干预疗法一样,以移动手机为基础的疗法应该得到检验和审核。

在手机应用程序下载栏中输入“抑郁症”之后,屏幕上至少会弹出100个相关程序。有的程序能够诊断是否抑郁,有的能跟踪情绪,还有的能帮助人们“以更加积极的方式思考”。而这仅仅是与抑郁症相关的程序。还有一些程序针对焦虑、精神分裂、创伤后应激障碍、饮食混乱以及成瘾等各种健康问题。

这个蒸蒸日上的新兴产业可能满足了一些用户的需求。有推测表明,大约29%的人一生中会经历精神混乱。来自世卫组织(WHO)的数据表明,其中有很多人(发达国家占55%,发展中国家占85%)并未得到所需要的治疗。而移动健康应用程序有助填补这一空白。

考虑到智能手机已经普及,应用程序可能会发挥“数字生命线”的作用,尤其是在那些偏远地区和低收入地区,它们可以在每个人的口袋中放入一个便携的“医生”。“现在,我们能够覆盖到以前难以覆盖的人群。”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精神病学研究中心移动心理健康计划负责人Dror Ben-Zee说。

公共健康机构也对这种理念持欢迎态度。在其《心理健康行动计划2013~2020》中,WHO建议“例如通过使用电子和移动健康技术提高自我照料水平”。英国国家卫生署(NHS)网站也列出了一份在线心理健康资源清单,其中包括一些该机构正式认可的应用程序。

但是这种技术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相关科学的发展速度。尽管有一些基于实验的、设计优良的心理健康应用程序能够改善患者的状况,但绝大多数相关应用程序均未得到验证。它们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一些甚至可能会带来负面效应。科学家和卫生官员正在开始彻底调查其潜在利益和缺点,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仍有很多需要了解,相关的应用指南仍然缺乏。

“如果你输入‘抑郁’一词,很难知道下载的应用程序质量是否可靠,也不知道它们是否会起作用,同样不知道它们用起来是否安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哈佛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家John Torous说,他同时担任美国精神病学会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评估专家组主席。“现在,这种技术感觉就像医疗领域的‘狂野西部’。”

程序狂热

电子干预对心理学来说并不陌生,有大量文献表明,基于互联网的认知行为疗法(CBT)——旨在改变有问题的想法和行为——能够有效治疗抑郁、焦虑、饮食混乱等问题。但是很多在线疗法需要面对电脑填写冗长的测试问卷。

而智能手机从另一方面来说则可以避免这一问题。“它可以让人们灵活地、以自己的生活节奏接受治疗,解决问题。”由英国国家健康研究所资助的心理技术国家研究中心项目经理Jen Martin说,该机构主要进行心理健康技术开发及检测。

而且,智能手机还能够主动与用户互动,弹出消息询问人们的情绪、思想和总体状态。一些程序可以帮助人们与医疗保健专家联系。一些研究人员也观察到智能手机收集用户行为模式以及交流活动数据的机遇,从而可以提供一个潜在了解其心理状态的窗口。

“你的手机会确切记录你每天的有趣生活。”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数字心理健康公司Ginger.io共同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Anmol Madan说。研究表明,一些特定的智能手机应用模式能够预测心理健康状态的变化,比如,发送的外向信息减少可能表明用户的抑郁状况变得更加严重。

证据缺乏

目前,支持使用类似应用程序的证据正在增加。但是这一领域的科学研究仍处于新生状态。绝大多数研究仍局限于试点研究,随机实验通常规模小,结果难以复制。很多检验性研究都是由这些应用程序的研发者自己进行的,而不是由独立的研究人员进行的。

事实上,绝大多数心理健康应用程序根本没有经过检测。一项2013年的审核表明,当时商业应用程序商店与抑郁症相关的应用程序超过1500个,但是当年仅有32篇与其相关的研究论文。在同一年发表的另一篇研究中,澳大利亚研究者采用更加严格的标准,搜索了评估商业应用程序影响心理健康状况或紊乱的科学文献。他们发现有8篇文章与5个应用程序有关。

同年,NHS成立了“安全与可靠”健康软件图书馆,其中包括14种治疗抑郁和焦虑的应用程序。但是当去年两名研究人员进一步研究这些应用程序时发现,14个程序仅有4个有证据支撑。进行此次分析的利物浦生物密码解决方案公司的健康经济学家Simon Leigh表示:“我对这一结果感到震惊,因为效能研究成本高昂,这可能意味着程序开发者在推销产品时的花费在减少。”

心理健康应用程序的规范当前仍很模糊。一些应用程序被设计用于医疗背景中,因此应该属于医疗器材的范畴,那么就应该受到英国药品及保健品管理署(MHPR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总局(FDA)或是其他相关机构的监管。但是这里的界限却很模糊。总体来说,一种宣称能够预防、诊断或治疗一种特殊疾病的应用程序应该被认为是一种医疗设备,从而受到严格审查,但是与此相反,一种能够“改善情绪”或提供“训练”的应用程序则不需要接受审查。FDA表示,该机构只监管那些可能对患者造成高风险的健康软件,如果该机构认为一些程序的风险相对比较低,则不会对其进行监管。

但是由此而来的潜在风险却没有得到更好的了解。“如果问题轻一点,人们可能会浪费他们的金钱或时间。”Martin说,“但如果问题严重一点,特别是在心理健康方面,它们可能会提出有害的或是危险的建议,阻止人们得到恰当的治疗。”

风险难测

即便是意图良好的应用程序也可能产生不可预测的结果。以瑞典政府下属的烈酒零售商研发的一种叫作Promillekoll的智能软件为例,该程序的设计目的是帮助减少有风险的饮酒行为。下载了该程序的用户在酒馆或聚会饮酒时,该程序会显示血液中的酒精浓度。

当瑞典研究人员在高校学生中检测该软件时,他们发现,那些随机使用该程序的男性最终饮酒频率比不使用该程序时更多。“我们只能推测,该程序应用者可能变得更加自信,认为自己能够通过程序减少饮酒带来的负面影响,结果他们饮酒的频次反而增加了。”研究人员在2014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

同时,还有一些其他的风险。比如在应用程序ClinTouch的初试阶段,研究人员发现,这种监测病情的程序实际上会加重一部分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病情,曼彻斯特大学帮助研发该软件的John Ainsworth说。“我们需要仔细了解这种技术使用者从一开始的状态,确保他们的病情得到良好的监测。”他说。

但是如果应用程序需要医疗监督,则可能不利于将它们作为一种易获取、低成本的保护大众健康的方式。“人们会认为应用程序能应付一切。”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黑狗研究所主任Helen Christensen说,她曾研发并研究过心理健康软件。“实际上,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在应用程序周围建立相关系统,从而让人们得到健康照料。”

加强检验

如果要实现这一愿景,那么就应该对健康应用程序进行检测。根据新泽西州卫生信息学研究所信息管理系统的一份报告,从2013年到2015年,ClinicalTrials.gov(临床试验网站)上注册的移动端健康试验已经翻了一番,从135项上升到300项。其中关于心理和行为健康的试验增加了32%。

其中有一家数字健康公司已经赢得了专家的赞赏,这家公司是由牛津大学睡眠学家Colin Espie和企业家Peter Hames共同建立的Big Health公司。这家位于伦敦的公司的首个产品是Sleepio,一种用于治疗失眠的电子疗法。该程序教给用户各种各样基于证据的解决失眠的策略,其中包括管理焦虑和侵入性的思想以及创建适宜睡眠的环境和日常习惯等。

“我们认为,这对电子健康来说是一种进步。”Espie说,“像其他干预疗法一样,以移动手机为基础的疗法应该得到检验和审核。我们不应该因为治疗是通过应用程序进行的,就不尊重人们的健康。”(来源:科学网)


Copyright ©2016 www.bh5.com 薄荷健康网 苏ICP备16015467号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