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衫不整 陌生男人的喘息和撞击令我满足

发布时间:2018-03-02   来源:薄荷健康网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陌生男人用一只手钳住我的脸,目露凶光:“你的脸可真小呀!”这会儿我真的是不敢看他了,头紧紧地靠着墙,闭上了眼睛。他用另一只手把我颈后的细带子解开,带有烟草味的嘴放在了我的唇上。

我享受陌生男人带来的欢快

连续下了几天雨,天晴之后依然闷热。昨天晚上蚊香没了,前前后后喂饱了20来只蚊子,早上醒来浑身瘙痒难忍,无奈用手去挠,只觉得更痒了。自打辞了上个工作,已经在家闲置一个多月了,身体也因男友出差闲置了一个多礼拜,加上正在发作的蚊子包,天呀,直接把MSN的名字改成“死了算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问我怎么了,我也回答不出所以然,看到镜子中发霉一般的脸,觉得自己肯定会死在这个被遗忘的角落。此时电话响了,“干什么呢?”“没干什么。”“今天有空出来吗?”“干吗?”“谈你新工作的事呀!”这个叫张思东的男人,一个月前就说要谈工作,之后就没了消息,现在冷不丁又出现了,好在他公司规模还不小,谈谈也好。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